亚洲向净零排放进发

当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相继承诺减少碳排放,亚洲有望成为全球气候行动的先行者。然而在走向更绿色的未来的同时,以净零碳排为目标的亚洲将如何满足自身能源需求?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Korean, English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在中国准备公布下一个五年计划之际,市场正密切关注着中国将如何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最近宣布了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同时,韩国和日本也做出了类似的承诺,希望可以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碳排的愿景。

目前,亚洲的碳排放量居全球各区域之首。如今这三个最重要的亚洲经济体及时作出承诺,或许标志着控制全球变暖的努力迎来转折点。然而,要实现净零碳排,意味着在资助及开发可再生或替代能源方面将面临一系列新挑战。 

亚洲的人口在不断增长,中产阶级日益崛起,因此能源需求将史无前例地倍增。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同时满足自身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亚洲必须采用可再生能源。而为了实现能源的”脱碳”,需要政府的支持与庞大的长期投资。 

能满足亚洲新能源需求的可再生能源主要有哪些类型?各国又将如何为绿色未来转型提供资金? 

太阳能 

谈及亚洲的可再生能源,太阳能的领导地位不容置疑。据彭博社估计1,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生产国,每年产量约为193吉瓦(GW)。 同时,印度希望在2030年之前将可再生能源产量提升至450吉瓦,而目前的可再生能源装机总容量为370吉瓦。



有分析表明,太阳能将继续成为满足可再生能源目标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案,而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场正陆续在亚洲各地兴建。 

法国巴黎银行亚太区电力与项目融资主管Bruce Weller表示:”太阳能的价格日趋便宜,尤其是过去十年来,成本曲线大幅下降。”他补充说,建造太阳能发电厂相对简单,材料已实现量生,供应量充足,而且技术也已经成熟安全。 

太阳能行业的融资模式也正在改变:传统上采取项目融资模式,但随着亚洲太阳能市场日臻成熟,已经可以像发达市场的太阳能行业一样,采取证券化模式融资。 例如在美国,私人住宅加装光伏板蔚然成风,太阳能资产证券化市场随之蓬勃发展。 

Bruce表示:”当亚洲太阳能行业规模达到临界点时,新的融资渠道将会开启。在项目层面上,银行融资或许仍占上风;但一旦太阳能企业能证明自身实力,接近或达到投资级别,便能够借助资本市场进行融资。”

生产太阳能的一大挑战,是寻找安装太阳能光伏板的土地。对于香港与新加坡等高度城市化的地区来说,太阳能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案,然而政府正积极探索在近岸安装或利用垂直太阳能装置等其他备选方案。 

离岸风电 
对离岸风电投资而言,亚洲或许是最令人雀跃的市场:漫长的海岸线,扶持性的政府政策,意味着这个行业的前途将一片光明。 



Bruce指出:”亚洲适合发展离岸风电,尤其是亚洲发达市场,因为这些地区人口稠密且多山,难以兴建陆上风电场,但随着市场不断发展并降低成本,将日益具备经济能力吸收成本。” 

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的数据,去年全球离岸风电装机容量创下6.1吉瓦的纪录,其中2.5 吉瓦位于亚太地区。Bruce指出:”开发离岸风电取决于两个因素:政府的支持及能源定价。政策支持、更具成本效益的技术解决方案,以及产能的提升,都可以降低单位价格,让风力发电变得日益可行。”

虽然日本繁复的牌照及许可制度减慢了进展,但日本政府兴建了四个离岸风电场,并于7月举行了首次离岸风电场拍卖。日本政府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利用可再生能源满足全国22%至24%的能源需求。因此,预计日本将在十年内安装7.4吉瓦的离岸风电容量,并满足相关的资金需求。

水,无处不在 

亚洲的水力发电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2018年的产能占全球水力发电总量约42%。以东南亚为例,自2000年以来,在老挝、印尼和越南水电项目的带动下,东南亚水力发电量飊升四倍。 



水力发电仍很可能继续成为亚洲可再生能源组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能源署估计,为了实现《巴黎协议》中将全球平均升温幅度控制在2℃之内的承诺,全球需要新增800吉瓦的水力发电量。 

随着其专业知识不断增长,且为了解决燃眉之急,亚洲应把握机遇,建立促进可再生能源潜力的政策框架,加速碳转型。